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王振林:为1800万市民争取一条高速路

发布时间: 2017-09-04 作者: 王振林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平谷,是北京东北方的一个远郊山区县,原来只有一条跨县公路与北京市区相连。虽然距京城仅70公里,但因路窄、车多、路口多,车跑不起来,进京单程需两个多小时。不便的交通,成为阻碍平谷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瓶颈。解决平谷进京不畅问题,成为平谷40万人梦寐以求的愿望。

  平谷人想修高速的要求向上级反映了多年,但总得不到上级的批准。

  后来,为了改进平谷进京的路况,北京市公路局将顺义至平谷的公路加宽,由普通公路变成快速路。

  路虽然加宽了,但因沿路穿过村镇太多,人流大,横穿公路的十字路口多达130多个,红绿灯多车跑不起来,且交通事故频发,车辆进京速度并没有提高。

  怎么办?为这条平谷人民热盼的高速路,平谷多届县领导积极努力,奔走呼吁,做了大量工作。

  为什么领导不批准?领导不批准一定有不批准的理由,要想做通领导的工作,让领导批准修这条高速路,需要换一个角度,提岀新的修路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2002年10月底,我写了《打破二元结构,从城乡统筹角度谈修建京平高速路的必要性》一文。

  细想,过去我们提修路的理由,都是站在平谷的角度,陈述修路理由,讲平谷离北京多么远,路况如何差,交通不畅需走多长时间,影响平谷发展等等。然后再陈述要想富先修路的道理,恳请领导同情平谷,支持平谷,为我们平谷修条高速路吧!

  平谷领导站在平谷角度思考问题,陈述理由是正常的。但是,市领导不可能完全站在平谷角度考虑问题。修这条高速路有没有必要,必须站在市领导的角度,站在北京市全局的高度去考虑。

  本着这样的思路,我提出了站在城乡统筹角度,打破修京平高速就是为平谷40万人修路的狭隘观念。要让市领导认识到,平谷人提出修建京平高速,不仅是为平谷区40万人修,更重要的是为全市1800万市民修。

  站在北京全局的高度,我充分论证和陈述了修建京平高速路的五点必要性和迫切性。我认为,修通京平高速:一是方便郊区为城区市民及时提供鲜活农副产品的需要。二是促进北京城区工业、大学及城区人口向郊区转移,缓解城区空间压力的需要。三是方便北京城区市民到郊区平谷休闲度假旅游的需要。四是带动京东六环外远郊经济圈发展的需要。五是填补唯一未通高速空白区,北京率先实现交通现代化的需要。

  该文洋洋洒洒地充分论证了这五个观点,得岀一个结论:站在全市的角度,修建京平高速公路是完全必要的,是迫切需要的。文章写成后,我将此文寄给了当时的市委书记贾庆林、市长刘淇、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于均波、市委副书记杜德印4位主要领导。

  2002年11月17日早晨,在机关小食堂吃早饭时,区长史贵生进门一见到我,就兴奋地问我:“王主任,您给刘市长写东西了吧?”

  我顺口答道:“我写了一篇文章,附上了一封信,给刘淇市长寄去了。怎么了?有啥消息吗?”

  他眉开眼笑地说:“那就对上号了。刘淇市长将您的文章批转给了主抓交通的副市长。刘淇市长批示:‘平谷人大主任提出的修建京平高速的建议有道理,责成主管领导带有关部门到平谷调研,尽快拿出修路方案。’我们修高速路的事有盼了!”

  市主管领导落实刘淇市长批示,为修高速路的事专程到平谷调研一天,通过开座谈会听取有关部门的分析意见和建议。最后拍板,决定修建京平高速公路,责成平谷区政府尽快拿出立项报告上报市政府审批。

  就这样,这一篇文章为平谷区争得了修建京平高速路的立项权。

  又经过区委区政府领导几年的不懈努力争取,京平高速路终于在2008年6月28日竣工。天津到蓟县的津蓟高速和北京到平谷的京平高速对接,京津高速成了连接京津的北干线,平谷成了连接京津两大城市的接点。自平谷乘车走高速到北京市区40分钟,到天律1小时,彻底解决了平谷的交通瓶颈问题,促进了平谷经济和社会的全面发展。

  (作者系北京市人大代表、北京市平谷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

责任编辑: 王冬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