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卢福堂:为留守妇女儿童划出“避魔圈”

发布时间: 2017-12-18 作者: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2014年我当选为河南省南阳市第五届人大代表。我仍记得,当选人大代表不久,我就应邀到社旗县检察院参加关爱农村留守妇女儿童工作座谈会。我看到一份总结材料上显示着这样一组数字:近4年时间,该院审查批捕性侵犯罪案件46件48人,其中发生在农村的性侵案件就达39件39人,而且被害人均系农村留守妇女儿童。

  这些数字,像无数根钢针深深地刺疼着我,我知道,这些案件还只是显性的已报案案件,还有一些没有报案的隐性案件是事实存在的。透过此类案件的发生,折射出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社旗县作为农业大县,近几年来随着大批务工群体外出,农村留守妇女儿童队伍也在不断壮大,全县农村留守妇女儿童高达6万余人,由于缺少社会关注和必要的自我保护,已成为犯罪侵害对象,遭受性侵现象十分突出,严重危害了被害人的身心健康与家庭和谐,也危及到了社会的稳定,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为农村留守妇女儿童划出“避魔圈”,防止被侵害案件再次发生,是一名人大代表的责任和使命。于是,我以人大代表的名义,多次到检察机关了解情况,力求对39起性侵案件进行深入调研分析,也从中厘清性侵农村留守妇女儿童犯罪案件的一些发案特点——比如说,犯罪主体呈现文化程度低、中老年人占比高、再犯罪率高的“一低两高”走势;熟人作案现象突出;犯罪对象多为未成年女孩、精神障碍的妇女。我了解到,39件性侵案件中,被害人是不满14周岁的女童、智障妇女的占29件。而导致性侵犯罪高发的原因也有多个方面,如农村思想、文化相对封闭落后,一些不健康的文化不时冲击着农村思想文化阵地,成了犯罪滋生的温床;犯罪主体文化素质低、法律意识淡薄;留守女童、患精神疾病的智障女性,缺乏必要的警惕和安全防范意识,在遭到性侵时不懂得反抗或不敢反抗,不懂得如何用法律来保障自身权利;农村地理环境与生活环境容易被犯罪分子利用,导致熟人性侵增多;以及性侵犯罪隐蔽性较强,证据收集困难致打击不力等。

  在进行深入分析的基础上,我向南阳市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狠抓农村社会文化建设的意见》,建议下大力气提高农村思想道德水平;加大宣传力度,强化农村法治教育;强化监护责任,尤其是落实家庭监护责任;拓展学校教育职责,注重性教育和心理健康教育;严厉打击性侵犯罪,形成保护留守妇女儿童的社会合力等建议,希望为农村留守妇女儿童撑起保护伞。

  南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杨其昌对这份意见作出了重要批示。此后,各单位纷纷行动起来,各自延伸职能,力求形成工作合力。各基层县(市)检察机关、公安局会签了《关于严厉打击侵害农村留守妇女儿童违法犯罪专项活动实施方案》,成立了专项活动领导小组,定制了《妇女儿童防侵害手册》,组织司法人员在电视台、中小学举办“防性侵害公益讲座”等活动。特别是检察机关,在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对案件快捕快诉、从重打击之外,还主动承担起对违法青少年及老人的帮教工作,预防其重新犯罪;南阳市人大代表还同妇联、卫计委、教委等单位沟通协调,邀请心理专家及时对被侵害妇女儿童进行心理干预、心理疏导,帮助其走出阴影,学会保护自我。

  据我所知,今年8月份以来,整个南阳市批捕了性侵案件11件13人,立案监督3件5人,与往年相比,性侵案件数量明显下降。每当听到群众议论性侵事件减少的话题,我都从内心为自己践行了一名人大代表的职责,用责任心补齐民生短板感到欣慰。

  (卢福堂系河南省南阳市人大代表、河南民兴蚕丝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

  (卢福堂/口述 汪宇堂 宋德明 陈磊/整理)

责任编辑: 王冬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