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孙洁:那年我做修宪总监票人

发布时间: 2018-03-26 作者: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孙洁(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二届、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3月11日观看了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宪法修正案草案的投票过程,感到庄严、神圣,触景生情,不由得联想起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式上我做总监票人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2004年3月14日下午的神圣经历,对于时任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的我来说,是我生命中一个具有特殊意义而又永远难忘的庄严时刻——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会上,我作为总监票人,亲身经历并见证了代表投票表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的全过程。

闭幕会前两天,大会各代表团选举出了35位监票人。之后通过推选,产生了我和另一位来自青海的总监票人。在闭幕式上,我按照要求,声音嘹亮地宣读了验票箱和计票系统报告书、投票结果报告书和计票结果报告书,并在两份报告书和“待确认是否有效票”确认书上庄严地签上自己的名字。翻阅过往的报纸,《人民之声报》记录了我当时的感受,“这一天的经历,孙洁铭刻在心”。

作为一个社保学者出身的全国人大代表,我从2003年到2007年提交全国人大的,都是与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相关的议案和建议案。赶巧的是,2004年春节期间我就准备了尽快建立农民工社保体系的建议案。当时,许多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欠薪问题比较突出,而农民工的社会保障问题基本处于真空地带。企业逃避社会保险缴费义务,而农民工因为流动性太大而无法参保社会保险,也无法获得相应的工伤保险、医疗保险甚至养老保险待遇。我觉得只有致力于宪法和法律法规的不断完善和有效实施,强化法律的刚性制约手段,让农民工同享宪法赋予的各种权利,才是有效解决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的关键所在。

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在2004年宪法修正案草案第十四条中增加一款:“国家建立健全同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社会保障制度”;并在第三十三条增加一款:“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这些内容的增加影响深远。应该说,农民工社会保障问题在2004年修宪之后得到实质性改善。

自2004年以后,国家加快了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步伐。我于2005年向十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提交了“关于探索建立适合农民工特点的养老保险制度的建议”,2007年提交了“关于出台《社会保险法》若干问题的政策建议”,并有幸受邀列席2007年12月举行的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参加了《社会保险法(草案)》的首次审议。

目前,我国已经搭建起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覆盖全民的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制度,为实现“老有所养”“病有所医”发挥了实实在在的保障功能,城镇职工和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制度的实施使广大民众在改革开放不断深化、人口老龄化进程不断加快的今天,深切感受到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维持了社会经济稳定发展。

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受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影响,目前还存在统筹层次低、共济能力较差、保障水平参差不齐等问题。如今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关于社会保障的内容越来越具体、越来越细致,养老保险金“十三连调”、医疗保险接续转移与实时结算,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财政补贴力度越来越大,大病保险覆盖日益扩大,工伤保险和失业保险进一步改革等具体民生政策,牵动着国家领导人的神经;总理在答记者问的时候,对养老医疗就业这样的民生问题总是如数家珍、侃侃而谈。政府在民生方面承担着越来越多、越来越重要的责任。这表明我国的民生事业与经济增长同步进行,广大民众越来越能充分享受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红利与成果。

2018年第五次修宪,意义深远。与此次宪法修正案草案同时发生的是,我们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程清晰可见。作为一个学者出身的民意代表,我有幸见证了两次修宪对民生福祉所带来的改善,深切感受到了政府为人民谋福利、提升老百姓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方面所付出的努力。如今,我国进入了新时代、踏上新征程、翻开了新篇章,我们要维护宪法作为国家根本法的权威地位,更好发挥宪法治国安邦总章程的作用。

编辑手记:

从一开始的欠薪问题,到后来的社保问题,再到现在的社会融合等问题,农民工是孙洁长期关注的群体。农民工在不同时期遇到的社会问题,成为孙洁建议和提案的主线。今年全国两会上,孙洁提交了两份关注农民工的提案,一份是《关于加强患尘肺病农民工医疗救治和工伤保险的建议》,另一份是《关于进一步完善建筑业农民工工伤保险政策的提案》。

责任编辑: 刘淑娟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