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法蒂玛·马合木提:抢救悄然流失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

发布时间: 2018-05-07 作者: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编辑手记:

3月8日是法蒂玛·马合木提的生日。自2008年至今,法蒂玛已经连续十年在全国两会期间度过自己的生日了。多年来,法蒂玛一直专注于少数民族地区文物保护事业,尤其关注人口较少民族的重点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

法蒂玛·马合木提(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2008年我成为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期间,我和其他委员们参观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成果展时惊讶地发现,国务院公布的第一批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中竟然没有乌孜别克族的申报,在新疆生活的本土民族,如塔塔尔族、俄罗斯族等人口较少民族申报情况也大致相同。

我是生活在新疆的第五代乌孜别克族,我深知人口较少的民族文化经历了较大的变迁,有很多濒临消失,人口较少民族对本民族的文化有所忽视,致使本民族的传统文化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消逝。比如,乌孜别克族是有自己的文字和语言的,但现在60岁以下的人基本不会使用自己的语言和文字,新疆的其他几个人口较少民族情况也很相似。

在调研过程中,我感到国家应重点对人口较少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迫切解决好这些问题需要好的政策和长效机制。在参加第十一届全国政协会议后,我专程邀请了新疆塔塔尔族和维吾尔族的全国政协委员,去全国唯一的乌孜别克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回族自治州木垒哈萨克自治县大南沟乌孜别克族乡进行调研,走访新疆乌孜别克族文化交流协会。我自己策划、组织由新疆民俗专家拍摄的《走向中国乌孜别克族》大型图片展览,让人们通过图片了解到国家对乌孜别克族经济、生活条件发展的支持。在拍摄过程中,我也了解到,国家和地方推行的安居富民工程也在不同程度改善乌孜别克族游牧传统文化。

我还担任新疆塔城地区乌孜别克族文化交流协会会长,由于乌孜别克族生活在人口数量处于优势的维吾尔族和哈萨克族中间,乌孜别克文化受到极大挑战,乌孜别克语不再是本民族作为日常生活、工作学习的交际工具,基本上失去了家庭内部语言地位。这意味着,乌孜别克语已经成为濒危语言之一。针对这种情况,我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一次会议期间提交的“关于进一步加大对新疆人口较少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提案”不仅立案,得到文化部高度重视和承办,还被评为全国政协优秀提案,被全国政协编到《全国政协优秀提案选编》一书中。

如今,新疆人口较少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力度不断加大,如乌孜别克族“埃希来,叶来”,塔塔尔族“撒班节”,俄罗斯族“巴斯克节”都被列为国家和新疆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

2013年,我连任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在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期间,通过参加政协工作,我越来越意识到要写出高质量提案,一定要发挥优势,做到调研实在,坚持实话实说,力求所写提案能“掷地有声”。

近十年来,我提交多份提案和大会书面发言,反映社情民意,内容涉及对人口较少民族文化传承保护、调整财政部、国家文物局重点文物保护专项补助资金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级文物保护单位资金补助力度、加强新疆县级博物馆建设等,由于调研扎实,反映问题客观实在,都得到了有关单位的高度重视。比如,乌孜别克族的赛提喀玛提清真寺宣礼塔和窝依巴扎哈纳喀清真寺宣礼塔,虽然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由于受资金限制,塔体脱落下沉,有了资金后现已得到保护;目前新疆拥有八个博物馆,如手风琴展览馆、口岸文化展览馆、俄罗斯学校展览馆等,这些成效的取得,都是提案在不同程度上发挥作用的结果。

除了是一名政协委员,我还是一个执业律师。在履职过程中,我认为两个角色可以互助借力。我从事政协工作大部分都与自己的职业相关联。法律的专业背景提高了我的履职水平,政协也为我推动解决法律难题提供了更广阔的平台。如我依托政府在律师事务所设立归侨侨眷维权法律工作站、妇女儿童维权法律工作站,在开展具体法律事务中能够发现问题,及时反映民意、民情,彰显政协委员强烈使命意识和民生情怀。

再比如,我提交的“国家应加大少数民族地区侨务工作建议”“关于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保护的建议”等提案,都是我在律师事务所开展法律工作时产生的。

今年我又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在依法治国的新时代,参与立法责任重大,我要为完善我国法制体系履职尽责。

(法蒂玛·马合木提/讲述)

责任编辑: 王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