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张仁华:为山区农民早日搭上网络快车说句话

发布时间: 2018-09-10 作者: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乡里乡亲都夸我太牛,成了中蜂养殖大户,其实我就是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一个文化低、见识少的“乡巴佬”。县上派来的驻村队员和检察院的干部,真心帮扶我养殖中蜂,才使我全家走出贫困,获得了县里颁发的脱贫致富奋进奖,2017年我被选为重庆市人大代表。

2016年初,我还居住在沿溪镇清明村方斗山海拔1100米高的山上。高山上土壤贫瘠,农作物收成低,我靠养羊、养蜂和打零工维持生计。当时,我家里只有一间低矮的土坯房,四壁透风,还有一位84岁的老人和两个正在读书的孩子,属于建档立卡贫困户中的特困家庭,虽定为“因学致贫”,其实致贫因素很多。

石柱县检察院扶贫干部进驻我村后,来到我家调查,说周围森林植被丰富,蜜源植物五倍子、黄荆、乌泡、火棘,随处可见,便开始为我一家量身定制脱贫计划,发展养殖中蜂。驻村队员还为我争取到家庭农场资助项目,于是我领着一家人干了起来。

养蜂当年,我从30群蜜蜂,扩大到180余群,实现收入16万元。第二年,我的蜂群已达500余群,驻村队员们又为我精心设计,广泛宣传,销售蜂蜜,并提出举办采蜜节的创意。当年,我实现收入40余万元,全村蜂农创收100万余元。

在脱贫致富之后,我将对新时代的感恩之情转化为帮扶村里的贫困户养蜂脱贫的实际行动。我与驻村队员一道,走村串户宣传中蜂养殖技术,介绍自己的致富经。47个贫困户被我的创业精神所感动,成了我的“徒弟”和铁杆粉丝,甚至还有外村人慕名前往,拜我为师。我为这些养殖户提供种蜂,指导技术,监督质量,还经常邀请养殖户参观自己的农场,讲解示范规范养殖的技术要领,帮助邻近乡镇发展起了数个养蜂农场。

2016年,贫困户冉启荣观看了我的农场后,买回10群蜜蜂,但由于技术不过关,蜜蜂竟然飞走了,这让他气馁。我得知后,又免费送给他一群蜜蜂,三天两头到他家里指导,总结经验教训,让冉启荣重新燃起了希望。2017年底,冉启荣的养殖场已经发展到130余群,销售蜂蜜收入10余万元。他跟我一样,从县里捧回了光荣致富的大红奖状。截至2017年底,我先后带动47家贫困户实现脱贫。

除此之外,我还参与股权分红扶贫模式,镇政府出资30.3万元,我持股50%,投入农场建设,贫困户持股40%,村委持股10%。2017年,我兑现协议,向15户特困户每家支付分红款996元,而且连续分红5年。如今的清明村,已经建立6家中蜂养殖家庭农场,10余家养殖大户,销售收入突破100万元大关。

2018年1月15日,我正式当选为第五届重庆市人大代表,是全县11名本届市人大代表中唯一的普通农民。

为了出席市人代会,我深入方斗山的沿溪、万朝、王场等乡镇考察调研,制定自己的议案。在考察调研中,我发现,这些镇海拔高、地形复杂,很多地方没有手机信号,有信号的地方也不稳定,家中也没有宽带网络,很不方便。随着养蜂事业的发展,蜂农们常常要电话联系城里的买家,大伙就希望山区农村也能像城里一样用起网络方便、快捷;历史悠久的巴盐古道穿越这些乡镇,古代文化需要开发利用。我就撰写了《在山区农村家庭普及宽带、WiFi,发掘、利用巴盐古道路文化用于旅游开发》《建设“中华蜜蜂保护区”》《在贫困村开展旅游精准扶贫开发项目》等议案和建议。

人代会归来后,我更加努力地养蜂,更加积极地帮助贫困户们养蜂。我能够成为贫困村激活内生动力创业的典范,成为货真价实的中蜂养殖农场主,我发自肺腑的感恩这个新时代。

(张仁华/口述 本报记者李立峰 通讯员罗涌/整理)

(张仁华系重庆市人大代表、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农民)

责任编辑: 王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