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张敬华:唤起全社会对技术工人的尊崇

发布时间: 2018-11-05 作者: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我叫张敬华,是中国中车齐齐哈尔车辆有限公司一名电焊工。说到电焊作业,大家常常把它与烟熏火燎的工作场面联系到一起,让人感觉不是很体面。但对于我来说,它却是值得我为之奋斗一生的职业,因为,这个工匠岗位给了我无限翱翔的广阔空间,那飞溅的焊花,点燃了我多彩的人生。

1995年,我技校毕业被分配到货车分厂当上了一名电焊工,说实话感到十分郁闷,觉得女孩子当焊工很没面子。可看到老师傅们每天充实自信地进入焊花飞舞、弧光闪烁的工作场景,我自己又不由自主地爱上了这份工作,就是这看似平凡无奇的选择,影响了我的人生。

记得我刚进厂不久,车间组织了一次技术表演赛,我特别震惊,师傅们焊得太好了。从那天起,我就像着了迷一样练习电焊技术,并拜师学艺。经过师傅们的指导和我的勤学苦练,我的焊接技术迅速提高,并摸索出一套独特的操作方法,在新产品试制和生产中运用得游刃有余。

在拜师学艺的日子里,我不怕钢花刺眼,无惧烟呛腿酸,有时一蹲就是一天,焊完工件腿都站不起来。2010年“五一”前夕,公司第五届职业技能大赛拉开帷幕,我以理论100分,实操95.6分的优异成绩获得技术大赛首席焊接师。

2014年10月的一天,公司出口澳大利亚FMG矿石车即将投入试制。为了考察公司的生产制造能力,外国监造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难题,我被指定接受焊接方面的考核。现场,电焊机的电流、电压显示器被外国监造用布给遮住了,在场的领导和技术人员都为我捏了一把汗。我信心满满,熟练地拿起焊枪,稳稳地焊了起来。外国监造当时就为我竖起了大拇指。我庄重地拿起笔,代表公司在试制协议书焊接一栏,签上了我的名字——中国中车张敬华!

2015年,我们公司在生产澳大利亚BHP煤炭漏斗车的时候,遇到了技术瓶颈,中梁一道形式特殊的焊缝出现问题,外方监造提出停产,领导和工友们焦急万分,我从材料、工艺、操作方法等方面反复试验和总结,连续三天三夜没有回家,吃住在单位,累到脚肿得鞋子拉锁都拉不上,最后确定了一套解决这一难题的最佳方案。

当那些苛刻的外国监造看到如此快速有效地解决了难题,问我是靠什么做到的,我说:“靠的是信念,靠的是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技术攻坚,靠的是中车齐车公司职工根植于心田的工匠精神!”

24年来,我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电焊作业,攻克了多项技术难题。几年来,我成为公司“国家级大师工作室”骨干成员,今年初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技术工人是我国人力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产业结构不断升级换代,对技术工人和高技能人才的需求量大大增加。目前我国制造业水平与发达国家还有很大差距,很多设备和关键零部件都依赖进口。我在调研中了解到,我国高技能技术工人匮乏的主要症结在于技术工人基础和结构不合理。能够专心学习专业技术的年轻人太少,我们国家的民族工业需要年轻一代的高技能人才来支撑和继承。

我国技术工人现状是:一方面大量的劳动力存在就业难的问题,另一方面又存在着技术工人供不应求、高技能人才紧缺的问题,劳动力供需失衡。技术人才需要得到社会的重视和认可。我国目前的教育体制重学历,轻技能,技术工人的收入和待遇低。我国技术工人体制结构需要改革和调整。

于是我在今年的全国两会提交了《关于切实加大对技术工人队伍结构的重视,吸引更多年轻人选择技术工人职业的建议》。我建议,一要发挥政策的导向作用,鼓励年轻人学技能;二要积极鼓励帮助年轻人通过掌握高超的技术本领来实现自身价值;三要提高技术工人的工资收入;四要提高工人技能等级资格证的“含金量”;五要构建高技能人才发展绿色通道。

(张敬华/口述  本报记者 韩兵 通讯员张洋 李静文/整理)

(张敬华系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中车齐齐哈尔车辆有限公司电焊工)

责任编辑: 王冬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