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人大代表讲述旁听庭审的故事:与国家公诉“零距离”

发布时间: 2018-06-11 作者: 鲍勇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人大代表讲述旁听庭审的故事

与国家公诉“零距离”

江苏省无锡市检察院邀请代表委员旁听一起持刀伤人案庭审。鲍勇 摄

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人大代表旁听一起非法制毒案庭审。鲍勇 摄

5月9日,河北省武强县检察院邀请了当地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共计50余人旁听案件庭审。鲍勇

追问细节维护法律尊严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宜兴市西渚镇白塔村党总支书记欧阳华

不久前,我应邀旁听了一起涉嫌故意杀人案的庭审。长达三个多小时的庭审让我很受教育,也很受震撼。实话说,这种震撼效果,是在影视剧中无法感受到的。

这是一起在当地非常受关注的持刀伤人案。起因是城管在巡查时发现张某占道售卖粽叶,张某因不服城管人员的执法管理,持刀乱捅,最终造成2死3伤的严重后果。

也许你觉得,是非已经这么清楚了,法庭上还会有什么曲折吗?庭审开始时,我们也有这种疑问和好奇。

庭审开始后,公诉席上的检察官就要回答一道“难题”——被告人行凶时,是不是精神有问题?

虽然我不是法律人,但是知道,如果被告人精神上有问题,就有可能免于法律的惩处。

检察官怎么来证明被告人没有精神问题呢?检察官讯问被告人时,乍听像是按部就班走程序。但是听着听着,就咂摸出了些味道。我发现,检察官通过对一个个细节的追问,证明被告人当时是头脑清醒的。

比如,公诉人讯问被告人作案后为什么逃跑时,被告人回答:想要去看看孙女。

公诉人问:“为何要去看孙女?”

被告人称:“几天没有看见了。”

公诉人随即提出,被告人在侦查阶段供述“想看孙女是因为觉得自己要被枪毙了,想去看她最后一眼”,要求被告人进行解释。

被告人承认该供述内容。

公诉人追问:“为何想会被枪毙?”

被告人称:“因为事情搞大了。”

公诉人追问被告人,解释什么叫“搞大了”?

被告人沉默。

公诉人继续向被告人发问:“是否因为乱捅了很多人?”

被告人承认。

发问时,检察官大多采用简短、封闭性的问题,很直接,也没有太多难懂的法律术语。很多和我一样不是很熟悉法律的人,也能够迅速从公诉人的提问和被告人的回答中作出比较清晰准确的判断。

我在和检察官交流时了解到,在法庭上,公诉人只要有一个紧要的地方不能充分证明,就有可能使犯罪行为无法得到认定。

那天,我看到检察官“寸步不让”地主导着庭审过程。我记得,辩护人在首先询问证人后,提出证人证言的内容与现场情况不一致,不具有客观性。

公诉人回应,由于每个人的观察、记忆、表达能力不同,对于同一事实、场景的表述必然存在差异。合议庭可以通过对全案证据的综合评判,决定哪些言词证据的内容应当予以采信,并作为定案根据。

这次旁听让我难忘的是检察官和律师围绕有分歧有争议的问题,一个细节也不放过。在对法律的深挖细抠中,我觉得最能体现法治的精神。特别是在现场的人,在检察官和律师激烈的辩论中,对法治的严谨感受更深刻。

(文字整理:和建敏 邵宁)

四个小时的法治课

上海市人大代表,上海青浦工业园区青浦商城办公室主任 何红民

何红民代表(左二)旁听案件

我是这届新当选的人大代表,过去对检察工作了解不多,好在上海检察机关提供了近距离接触检察工作的机会,方便我更好地履行代表职责。不久前,我旁听了法院庭审,而且对公诉人出庭公诉的表现评分。

案件发生在去年11月,被害人詹某用26万元的价格,从李炜(另案处理)手里买了一套公司经营资料。在咖啡店成交后,李炜事先安排的被告人陈实、章义进等人,采用踢踹、喷辣椒水等方式从詹某处抢走资料。检察官以构成抢劫罪对被告人陈实、章义进等人提起公诉。

5月8日下午,我在法院的旁听席上整整坐了4个小时没动地方,被公诉方和辩护方的精彩抗辩吸引,特别是公诉人、松江区检察院副检察长胡春健在法庭上就像高手打乒乓,“发球”个个击中要害,而辩护方“回球”也是言之凿凿。

在对抢劫公司经营资料如何定罪、犯罪数额如何认定抗辩时,我注意到公诉人指控犯罪的角度很客观,被害人为购买公司资料实际花了26万元,认为应当根据客观行为和客观结果作为认定抢劫数额的标准,26万元的认定符合刑法要求。

而辩护律师认为公司资料本身的财产价值,应根据相关机构的估算结论认定,双方的交易价格不能真实反映资料价值。

此外,针对被告人陈实、章义进是否应认定为主犯,被告人陈实能否认定具有坦白从宽情节等进行辩论。

从一开始的讯问到后来的法庭辩论,旁听代表感受到公诉人的法律功底和出庭经验,法庭上展示视频,两次慢放做得也很清晰。特别是发表公诉意见时,公诉人强调被告人方作为一个整体,每一个被告人的行为和作用不能割裂开来看,他们相互配合,说明对社会危害性更加严重,这些说得都很有道理。

我在企业工作,对于这种以买卖公司资料为幌子实施抢劫的犯罪行为深恶痛绝,严厉打击这类犯罪就是保护良好的营商环境,要给检察机关点赞。

案件中的几个被告人都是90后,走上犯罪道路与法治意识淡漠有关,据说这次案件的公开审理,上海市检察院还进行了“庭审直击”,通过互联网直播,还另设了上海市检察院及华东政法大学两个分会场,邀请了华东政法大学教授李翔和上海市检察院公诉一处副处长张军英两位专业嘉宾现场解读,受到学生欢迎,这样生动的普法活动以后应该多组织。

(文字整理:本报记者林中明)

“回到”案发现场

湖南省凤凰县人大常委会委员 王琳

王琳代表(前一)观摩庭审

5月8日,我旁听了湖南省凤凰县检察院提起诉讼的湘西自治州首例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感触颇深。

这次庭审观摩阵容强大,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县直单位负责人、乡镇政府负责人等,还有两名汞污染较严重地区的村民代表也应邀旁听。

该案是湘西州第一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经凤凰县检察院检察长指派,由分管副检察长杨胜平出庭支持诉讼,兼任公诉人和公益诉讼起诉人。

在庭审举证阶段,凤凰县检察院检察官贺姗采用PPT示证的方式,直接举证。首先结合图片介绍汞以及汞的危害,还罗列了土壤被污染的程度,让我们更多地了解汞污染对人体、环境可能造成的危害后果,为证实公益受损这一待证内容做了很好的铺垫。

在举证过程中,检察官将证据内容按照主体资格、侵权行为、损害结果等民事责任承担要素逐一进行罗列。深入浅出,引人入胜,让旁听人员仿佛置身其中,跟着公益诉讼起诉人一起到了现场、一起参与取证、一起和当事人对话。

在法庭辩论阶段,检察官对被告人的行为是否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被告人的侵权行为与土壤污染之间的因果关系,被告人之间民事责任承担等问题进行详细阐述。辩论过程有理有据,思路清晰,展现了凤凰县检察院公益诉讼起诉人的风采。在庭审中,4名被告人对自己污染环境的行为当庭进行深刻检讨,并当庭向社会大众鞠躬道歉。

观摩庭审,就像上一堂生动的法治课。我进一步明白公益诉讼制度作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的重要途径,在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检察机关通过大力开展民事公益诉讼,促进依法行政、严格执法,助推法治政府建设,奉献了检察力量,并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作为人大代表,我也希望每一位公民都能以主人翁的姿态和高度的责任感,从自身做起,努力提升环境保护意识,成为保护环境的参与者和监督者。我同时也感受到了,凤凰县检察院通过公益诉讼、督促履职,保护绿水青山的努力。

(整理:本报通讯员龙智 记者张吟丰)

检察长出庭不是“走过场”

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人大代表 黄永焕

4月17日,被告人李某等15人非法生产制毒物品案,在福建省龙岩市永定区法院开庭审理。该县检察院检察长陈炳旺出庭支持公诉,法院院长担任审判长。

该案证据材料多达24册,主犯否认起组织指挥作用,多名被告人要么否认参与制毒,要么辩解主观不明知。当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时,检察长主动提出办理此案,从制作阅卷笔录,讯问各被告人,到制作起诉书、出庭预案,到出庭公诉、法庭质证辩论,亲力亲为。

这起重大疑难案件的庭审,在当地引起广泛关注,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我看到,在法庭调查阶段,公诉人刚宣读完起诉书,审判长发问指控事实是否存在,被告人就抢着争辩:“我不是主犯,我没有组织他们,我是替人办事……”

本以为检察长亲自办案出庭支持公诉,是一场规范化的庭审“表演”,规范的程序、规范的用语,当事人当庭悔罪、态度诚恳,没想到开场就这么棘手,我不由得拿起厚厚的案件材料仔细地了解案情。

庭审现场的突变让我预感此次观摩不虚此行。果真,除了主犯否认自己在犯罪中起组织指挥作用外,多名被告人均不认罪。庭审变得复杂起来。现场上百名观众开始小声议论。

我坐在旁听席第一排,清楚地看到检察长不时地迅速翻阅准备好的庭审材料,当被告人试图狡辩或者律师提出与指控犯罪事实不一致的地方,就奋笔疾书地记下。

庭审讯问时,检察长的讯问有理有据、有条不紊,涉及关键事实认定时,被告人当庭供述,检察长提出让被告人向法庭大声重复说一遍,同时提醒法庭注意并记录在案,以便作为对拒不如实交代的同案被告人当庭质证之用。

在庭审对质时,检察长先让认罪的被告人对关键事实予以确认,再对不认罪的被告人质证,使其难以狡辩;对辩护人的发问,其反应迅速,及时通过补充讯问予以纠正,渐渐地被告人的无理辩论声音越来越小,次数越来越少。此时,旁听席上所有人都专注于庭审,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旁听的群众纷纷点头。

整个庭审过程持续了12个小时,除了中途吃饭1小时和上午下午各休庭5分钟,检察长始终精力充沛,指控犯罪铿锵有力。在举证、质证时,还将冗长的证据进行有效归纳,控辩双方争议之处,着重举证,分析有力,没有争议之处简单举证,举证质证详略得当,节奏清晰。

直到晚上8点半,庭审才结束,这也是我旁听时间最长的一次庭审。

作为一名基层检察院检察长,陈炳旺亲自办理疑难复杂有影响的案件,将司法的严肃性、公正性与神圣感,通过自身示范作用,更有力地向公众展现。通过观摩庭审,我对实现“让人民群众从每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公平正义”,充满信心。

(文字整理:本报记者张仁平 通讯员卢珍群)

责任编辑: 王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