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群众工作“王牌”会面:“老马”“莎姐”强强联合

发布时间: 2018-07-02 作者: 李立峰 彭章林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在重庆,有两个享誉全国的群众工作“王牌”:全国人大代表马善祥及其“老马工作室”,重庆检察机关“莎姐”。不久前,“老马”走进检察机关,走近“莎姐”检察官——

群众工作:“王牌”+“王牌”

马善祥以交通志愿者身份在街头为市民服务。

马善祥在大坪村做群众刘某一家的拆迁工作。

马善祥为猫儿石社区居民解决家庭纠纷后亲自送出街道。

马善祥在洋河社区附近处理移动通信信号系统的群体性矛盾。

马善祥在江北区观音桥街道“老马工作室”接待群众。(图片来源: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街道办事处)

本报讯(记者李立峰 通讯员彭章林)在重庆,“老马”家喻户晓。他是基层群众工作楷模,是重庆群众工作的一道亮丽的名片。基于“老马”调解工作总结形成的“老马工作法”已经成为全国调解员的学习范本。

“老马”叫马善祥,是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街道“老马工作室”负责人,全国人大代表。在基层工作已经30年,群众亲切地称呼他“老马”。“老马工作室”是以马善祥为领头羊的基层调解和群众思想政治工作团队。

“老马工作法”叫响全国

17岁时,马善祥成为一名知青。21岁时,成为一名军人。1988年转业到重庆市江北区,之后一直从事群众工作。20多年间,观音桥街道从乡村变成了城乡接合部,又从城乡接合部变成了繁华的商圈,群众工作也因此不断面临着新的挑战。

2012年,56岁的马善祥不再担任街道领导职务,他提出的唯一要求是:“请组织上不要让我离开群众工作、思想工作这个老本行”。观音桥街道便以他为核心组建了“老马工作室”,专门从事群众矛盾纠纷调解工作。

“老马”从干上这一行开始,就给自己立下了接待群众的24字规矩:起立迎接,请坐倒水,倾听记录,交流引导,解决问题,出门相送。

30年来,马善祥长期坚守在群众工作的第一线,累计记下群众工作笔记160多本、520多万字,总结群众工作方法50多种,成功调解矛盾纠纷2000多起。

“所有的人民内部矛盾都是可以解决的,办法总比困难多,只要用心去调,就有解!”这是“老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他从事调解工作30年来的不变信条。

“只有群众过得好,干部的良心才能过得去。30年的群众工作,我给自己立下了很多规矩,包括接待群众的六个环节,比如请坐倒水等;服务群众的五个一样,比如群众配不配合,服务群众的态度一个样;帮助群众的四个主动,比如主动扶老人上楼下楼等。但现在我又给自己提出了一个群众工作的更高标准:让群众享受服务,他们来不仅办了事,解决了问题,还有一种内心愉快的感觉。”“老马”说。

在“老马”看来,做好群众工作要有信心,真正做到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应该将底线把牢,不懈怠工作,不脱离群众。基层工作就是在解决矛盾中提高能力,在坚持中积累价值。

“老马”就是这样服务群众的典范,以其人格魅力为重庆增光添彩。

“莎姐”,重庆另一张群众工作名片

2017年,马善祥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在履职中,他也不断听到有关重庆另一张群众工作名片——“莎姐”的情况。

“老马”在参加该市检察开放日活动时得知,“莎姐”不是一个人,而是全市检察机关416名“莎姐”检察官和重庆848名“莎姐”志愿者共同的名字。

2012年7月,重庆市三级检察机关全面设立“莎姐”青少年维权岗,选取有办案经验、充满爱心和责任感的检察官组建“莎姐”团队。依托“莎姐”青少年维权岗,推行司法保护、普法预防、心理矫治、帮教挽救的工作模式,形成慎法、重教、济人、正心四位一体的工作格局和富于重庆特色的未成年人刑事检察工作品牌。

随着工作的推进,重庆市检察机关发现,不仅未成年人需要增强法治意识,机关、企业、社区、乡镇的群众也有提升法治素养的强烈需求。为此,重庆市检察院党组强调“扩大普法宣传等法律服务面”,深化提升“莎姐”内涵,以“莎姐”的名义执法普法。

按照这个目标要求,一方面,重庆市检察机关按照“明辨是非,定分止争”“息诉罢访,案结事了”“促进管理,创新治理”三重境界努力把案件办准办好。另一方面,重庆市检察机关以“莎姐”为载体,紧密结合检察办案工作,面向社会大众,开展“莎姐”大普法工作。

去年以来,该市检察干警和广大志愿者以“莎姐”的名义,开展送法进机关、进学校、进企业、进乡镇、进社区、进特定群体等法律六进活动。在法治宣传的过程中,传播法治能量、传递司法信心、传达检察声音、讲好检察故事。

和“老马”一样,“莎姐”正用自己的普法行动,串起一腔为民的大情怀,积累起重庆检察版的“枫桥经验”,真真正正沿着党的群众路线,走到了田间地头,走进了老百姓的心坎上。

“老马”和“莎姐”强强联合

5月3日上午,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马善祥走进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

“咱们‘莎姐’很有名,是重庆响当当的品牌,‘莎姐’青少年维权岗和‘老马工作室’都是为了实现社会发展,从不同角度来解决社会问题,服务人民群众。”在该院“莎姐”青少年维权岗板块前,“老马”由衷称赞道。

这次走访,让“老马”萌发了当一名“莎姐”志愿者的愿望。5月30日,马善祥从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党组成员、副巡视员胡建云手中接过聘书,正式成为一名“莎姐”志愿者。他将同“莎姐”检察官一起参与到“莎姐”大普法活动中,与全市“莎姐”一道,送法进百个社区、百个乡镇、百所学校、百个企业。

“‘莎姐’不仅在重庆成为群众想得起、找得到、靠得住的司法品牌,而且在全国也是重庆检察机关的一张亮丽名片。我很高兴能成为‘莎姐’志愿者的一员,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参与到‘莎姐’大普法活动中,帮助更多的人知法、懂法、守法,做一个合格的‘莎姐’志愿者。”“老马”代表当日受聘的9名“莎姐”志愿者上台发言。

“随着‘莎姐大普法’活动的启动,‘莎姐’志愿者的人数也将不断扩大。”胡建云介绍,“聘请‘老马’为‘莎姐’志愿者,正好能发挥他的专业特长,走进企业、社区、乡镇,开展普法活动,化解矛盾纠纷。”

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黄玮表示,要在司法办案中灵活应用“老马群众工作法”化解矛盾纠纷,不断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坚守扎根基层、服务群众的高尚情怀,坚持“谁执法谁普法”,自觉在司法办案中灵活应用“老马群众工作法”,定分止争,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和谐。

“莎姐”大普法围绕“最基层、最偏远、最薄弱、最需要”的目标,今年的重点是针对“一老一小”,开展“莎姐”送法进百个社区、进百个乡镇、进百所学校、进百个企业大普法活动,为最需要、基础最薄弱的乡村、社区空巢老人、留守儿童、广大中小学校师生和企业提供普法服务和产品。在重庆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杨洪梅看来,如今“老马”成为“莎姐”志愿者的一员,重庆两张群众工作品牌强强联合,是基于服务群众的精神内核和执法普法的共同价值取向,有机地融合在了一起。

在获悉“老马”成为“莎姐”志愿者后,重庆市检察院检察长贺恒扬对此表示欢迎。他说:“‘莎姐’是一个未检团队,是一种为民司法的情怀,是司法威严与司法温情的融合,既是一个普法品牌,也是法律服务与参与社会治理创新的载体,是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有生力量。‘莎姐’大普法是开放的、共享的、发展的普法载体,欢迎社会各界人士和人民群众参与进来、行动起来。”

“只要调,就有解”:马善祥的调解故事

“情感专家”理顺雇佣矛盾

2014年,老陈承包一辆特种车负责押运危险气体,小曾担任安检员,两人日久生情,随后谈起恋爱。两人由最初的雇佣关系变成了恋爱关系,工作上默契配合,生活上互相照顾。然而平淡的生活也会有些小波折,两人因一些误会而闹分手。小曾要求老陈支付之前欠下的工资,而老陈认为两人是恋人,不存在雇佣关系。争执不下,二人向马善祥求助。

在了解了两人的情况后,“老马”发现,两人没有根本的冲突,感情基础还在。老陈和小曾同属离异,在感情上有些保护自己的心理也属正常。“老马”决定,首先消除两人的戒备心理,帮助两人重建对感情的信心,然后再帮两人将纠纷理清。

“你们恋爱有一段时间了,说明你们总体是适应的。既然在一起就要多尊重,多谅解,允许对方存在一些弱点和缺点。要过好日子就要注意方法和技巧,处理好生活中的问题和矛盾。相反,如果你们要分手,就太简单了,只需要因为一两个事儿而来一番情绪化的夸大渲染甚至攻击,两人立即就可以不用来往而各奔东西了。现在你们就遇到一个‘工资问题’的问题,希望你们把握好这个问题的‘度’,千万不要夸大和情绪化处理。”

看到老陈和小曾的态度有所缓和,“老马”将话题转到两人矛盾的焦点“经济问题”上。首先肯定了小曾在工作上和生活上的付出与辛劳,让老陈懂得对此心怀感激,同时也希望小曾能够对老陈信任、体贴。在此基础上,老陈给予了小曾一定的经济补偿。两人最终和好如初,继续保持恋爱关系,但老陈要每月支付工资给小曾。

平息“干涉父母婚姻”风波

2013年4月21日,一对母子来到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街道“老马工作室”,找马善祥主持公道。

原来,21年前,小王的父亲王某与陈某再婚,结婚11年后,王某因病瘫痪,十年来一直由陈某照顾,两人单独居住。在两个月前,因两人住处停水停电,陈某将王某送到小王家住,自己则到自己儿子处暂住。小王家的住房只有50平方米,自己在开出租车,小孩才三个多月,本以为王某只是暂住几天,陈某便会将其接走,谁知道一住就是两个月,陈某也不管。小王认为父亲有房有退休工资,自己有条件为父亲养老送终,便征求父亲意见,并自认为得到父亲认可,直接向陈某提出,建议王某和陈某离婚。

“老马”发现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诉求,有儿子干涉父母婚姻的嫌疑。当然,也不能简单批评小王,而应满腔热情地帮助他排忧解难。“老马”指出,王某、陈某结婚21年,把小王及其哥哥抚养成人,难道还有亲疏之分?陈某十年来含辛茹苦,而当儿子的敬孝不够,致使陈某在心理、情感上都很受伤,长期得不到儿子的理解和帮扶,才瞬间爆发“弃夫逃避”,做儿子的要从近两个月照顾父亲的艰辛中看到母亲的伟大。“老马”对小王指出,只要自己真心认识到错误并积极改过,是可以得到陈某原谅的。

通过调解,小王真诚地向母亲道歉,陈某也原谅了小王,双方达成共识:王某、陈某之间不存在离婚诉求,陈某将全身心照顾王某,小王要协助陈某,尽力为陈某排忧解难,承担好赡养父母的责任和义务。

责任编辑: 王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