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全国人大代表马善祥谈化解矛盾纠纷:“没有条件解决,就创造条件解决”

发布时间: 2018-12-24 作者: 谢文英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马善祥获得“改革先锋”称号。

马善祥是重庆市江北区观音桥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老马工作室”负责人,已从事基层调解和群众思想政治工作30年,成功调解各类矛盾纠纷3000多起。3000多起矛盾、纠纷,不是一个小数目,老马如何一一化解?近日,《声音周刊》记者采访了来北京领奖的马善祥。

“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声音周刊》:在“改革先锋”获奖者中关于您的介绍有一组数据:成功化解数十起重大矛盾纠纷,妥善处置多个意外事件,接访2万多人次,办理信访问题1500余件,调解成功率达98%以上。能够感受到,调解基层矛盾充满挑战性。可是,您在谈到自己工作时又似乎任何矛盾、纠纷都不是问题。为什么您会如此自信?

马善祥:其实基层群众的矛盾大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涉及信访的内容,主要分两类:要么对征地、拆迁不满,要么就是对法院判决不满。而每个信访问题单个来讲并不复杂,稍微复杂一些的是涉及群体的诉求。比如乡村老师待遇、军转干问题等等。不过,说到底,我相信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我老马解决不了,还有观音桥街道办事处,如果街道解决不了,还有江北区,如果区里解决不了,还有重庆市……

《声音周刊》:有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马善祥:我从事基层调解30年,还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因为,问题的双方总是要来解决问题的,没有条件解决,我们就创造条件解决,一年难以解决,我们就两年三年去解决。

《声音周刊》:每天都要面对矛盾,您没有烦过吗?

马善祥:烦呐,不高兴呐,不耐烦呐,对群众态度不好啊,这些事情对我来说,至少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这种现象了。不过,在最初的时候,我也会有。后来想一想,烦是没有必要的。群众可以情绪化,干部不能情绪化。群众可以犯错误,干部不能犯错误。所以,每当遇到群众骂我、指责我,我都会微笑去面对,因为他们发泄出来了,心里就会好受些。到时候我再去做理性的引导工作,效果往往非常好。

这也是我的绝招:以尊重群众来唤醒群众的尊严和理性,从而达到有序解决问题的目的。

有一次,一些业主为了小区车库涨价的事,要找物业公司理论。结果两三百人聚集在一起,把半条马路都堵死了。我得知消息后赶紧来到现场、挤进人群。最初被情绪激动的群众指指点点、推推搡搡,让我少管闲事。我始终笑着面对大家,毕竟饭要一口口地吃,问题要一个个地解决。这样闹下去,路堵死了,问题还是无从解决。在我劝说下,人群慢慢安静下来,从乱哄哄的吵闹变成几个代表和我谈话。后来事情解决得双方都非常满意。

“努力融入群众中”

《声音周刊》:面对情绪失控的群众,有指责、有谩骂,甚至还可能会动手伤人,这些在一般人来说很难忍受,您是如何控制情绪的?

马善祥:简单说来,就是在群情激奋的时候,干部千万不要用理性的表达,千万不要讲道理。你要试图去想怎么能解决这个问题,怎么能让群众接受这个问题,怎么能融入群众中。其实,在一些意外事件中死了人,亲属悲痛欲绝,他们骂我几句,发泄几句,也正常嘛。所以,有时候群众情绪化、激动化、偏执化,在特殊情况下都是正常现象。我的工作就是要把正常的现象变为正常的结果,防止矛盾被激化。

我的方法是“以弱示强”。在群众发泄、不高兴的时候,我就先听着。该我说话时,我一般都会做到低调、谦卑、表达歉意。我经常会对他们说几句对不起,承认我们工作没有做好,并表态我们一定会做好,请他们一定要相信我们。甚至,我会顺水推舟地附和几句,他们指责几句,我也跟着指责几句。说着说着,他们就会认可接受,认为我是来为他们解决问题的。

当然,这些方法说着都很简单,但真正要做出来,还需要有很强的心理素质、群众基础、工作基础。总之,不管什么矛盾,我们总是有解决办法的,要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所以,我设计出一套思路、语言、动作,其实就是为我解决问题而服务的。

“从有利于解决群众问题的角度提建议”

《声音周刊》:实践中,当事人与检察院对依法维权往往会有不同的认识,这时候该如何处理?

马善祥:今年参加重庆市某基层检察院的听证会。事由是一起车祸致人死亡案件,驾驶员负全责,法院按速裁程序判决驾驶员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零六个月。尽管死者亲属已领取足额赔偿,但认为法院不该按速裁程序判决,而且量刑过轻,就向检察院申请抗诉。检察院在作出不予抗诉决定后,死者亲属再次向检察院提出刑事申诉。

到底抗还是不抗?检察院组织了这次听证会。在5名听证员中,4人希望检察院提起抗诉,我的意见是不提起抗诉,而是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要准确运用刑事案件的速裁程序。

其实,从案件本身分析,检察院对抗诉与不抗诉不难决定。为什么召开听证会,就是因为综合考虑了抗与不抗背后的社会效果。如果再不抗诉,做群众工作就会出现困难,甚至形成信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人大代表要为检察院做好群众工作创造条件,而不是仅仅从当事人一方的利益考虑问题,这也不符合辩证思维。事实证明,我们婉转地表达了听证意见后,当事人欣然接受。

责任编辑: 王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