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主办

浙江杭州余杭区:未成年人帮教向刑事执行环节延伸

发布时间: 2018-06-11 作者: 关巧巧 赵惠娟 来源: 检察日报
【字体: 打印

一堂心理辅导课

本报讯(通讯员关巧巧)“在所里,我学到很多文化知识和做人道理。出所后,我会陪伴在父母身边,找一份工作,好好生活!”5月25日,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检察院驻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对即将假释回归社会的7名未成年服刑人员开展了集中宣告教育,小志(化名)就是其中之一。临走前,小志来向帮教检察官柏君表示感谢。

刑事执行环节是涉罪未成年人司法领域的最后一环。履行监督帮教职责,把好最后一关,确保每一个回归社会的未成年人都不再危害社会,是检察机关履行社会职能的最好体现。2018年1月10日,余杭区检察院成立了派驻浙江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的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将帮教职能向刑事执行环节延伸,最大限度实现对未成年人全方位的司法保护。

小志身上发生“化学反应”

小志,刚满18周岁,是浙江省未成年犯管教所内的一名服刑人员,也是柏君的帮教对象之一。2011年11月,小志因琐事和同学发生矛盾,一时冲动,将对方捅死,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刚到所里服刑时,小志不愿和人交流。2018年春节前夕,司法部重新启动监狱服刑罪犯离监探亲活动。为了准备和小志的第一次见面谈话,柏君对他的各方面情况进行了了解。脸上洋溢着少年的阳光,乐观开朗,这是柏君对小志的第一印象。柏君打算深入和小志谈一下七年前的事情,在她看来,只有正视自己的错误才能更好地展望未来。

“小志,可以和我谈谈七年前的事情吗?”柏君微笑着提起。不愿示人的伤疤,忽然被面前的检察官揭开,小志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原本敞开的心扉试图关上。

细心的柏君立马发现了小志的不自在,“别紧张,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故事,我也是一个孩子的妈妈,每当我女儿碰到问题时,我总会和她说,只有勇敢面对才能解决问题,你也一样,只有坦然面对过去,未来你才能重新起航,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似春风拂过心尖,小志重重地点点头。

小志回监后,柏君再次来看他,小志开心地讲起了家里发生的变化,柏君发现小志的改造积极性比以前更高了。

5月3日,小志又参加了“五四青年节成人礼”帮教活动,他作为领誓人员,在庄严的国旗下进行成人宣誓,宣读了写给未来自己的信《遇见未来的自己》。柏君惊喜地发现,检察帮教在小志身上发生了一连串的“化学反应”……现在的小志,积极、乐观、爱看书,还完成了物流专业成人职业技术学校的文化专业考试,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现在已经假释出所的他将和家人一起,开始新的人生。

“全流程”实现帮教最优化

固定一名检察官,从批捕直到刑事执行,全程参与对涉罪未成年人的帮教工作,既有利于检察官与帮教对象之间建立长期信任,而且能够实现帮教效果的最优化。

15岁的涉罪未成年人小燕(化名)是柏君实施全流程帮教的第一例。是什么原因促使一名花季少女冒险抢劫?

“我不知道爸爸妈妈的联系电话,也不希望你们联系他们”,笔录中的这句话令柏君惊讶。是怎样的父母让孩子在遇到困难时仍不愿去依赖?

次日一早,柏君来到杭州市看守所提审小燕。初见小燕,只见她个子很小,穿着白色T恤,一脸稚气,留着齐耳短发。从进门到落座,一直低着头。柏君从家庭问题入手和小燕沟通,但当她问及其父母的时候,坐在对面的小燕,把头深深埋进了自己的手臂,更加沉默。

柏君立即转换话题,小燕终于开口了。“我有一个好朋友,我们经常在学校附近的大树下聊天,她父母情况和我差不多……”柏君抓住机会再次问及她的父母,了解到小燕有两对父母。她恨生她的父母把她送给了别人,更觉得对不起养她的父母。无论谁,她都不愿联系。“我宁愿被关在这里,也不愿你们联系他们。”

谈话后,柏君拟定了初步的帮教方案:心理咨询、寻找亲人、亲职教育,一项项帮教计划逐步敲定。目前,柏君正在努力寻找小燕父母,同时还积极为小燕联系了心理专家开展心理辅导。“我想一直帮教这个孩子……”柏君在办案札记上写道,对小燕的帮教是该院对“全流程”办案模式的积极探索。

亲职教育引入高墙

“利用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做好不起诉等涉罪未成年人的再犯罪预防,是我们的努力目标。”余杭区检察院检察长陈娟说。

2018年2月2日,由该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和省未管所联合开展的首场“未成年人不起诉宣布暨训诫帮教会”在所内进行。8名被不起诉的未成年人跟着检察官和管教民警,一起走进“高墙”。

“感谢检察官给我这次机会,看着和我一墙之隔的他们,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绝不再做违法的事情。”被不起诉人小陈参观后满怀悔意地说。

“我的儿子在这里待了一年多,人变得开朗听话了。但是出去以后,不知道能不能管好他。”一位服刑人员的妈妈对柏君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为了帮助即将服刑完毕的未成年人延续在所内养成的良好行为习惯,避免再犯罪,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将亲职教育引入了高墙。

此外,工作室还为每一名未成年服刑人员建立了电子帮教档案,制定了个性化帮教方案,引入区关工委、团区委等社会力量,共同做好涉罪未成年人帮教工作。

(原标题:未管所内的“帮教实验” 杭州余杭:未成年人帮教向刑事执行环节延伸)

尽快构建立体式法治教育体系

浙江省杭州市人大代表余杭教育学院副院长 赵惠娟

落实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工作,仅靠学校教育远远不够,应当围绕学校、家庭、社区、社会构建立体互通的法治教育体系:在学校,切实开展法治教育课及法治专题活动,注重教师法治素养的培养;在家里,要明确必须落实的监管法律责任;在社会上,要改善青少年健康成长的现实环境与虚拟环境,避免青少年受到不良社会风气的影响而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如果一个孩子真的到了需要挽救的地步,其实已经太晚了。目前中学的法治教育普遍受到重视,而事实上,根据现在孩子生长发育的速度和特点以及信息交流途径的广泛和迅捷,小学高年级就应该加强预防犯罪的法治教育。

对于涉罪未成年人,在教育上要严格,在生活上要保护,在心理上要拉近。同时,要注意沟通的方式方法,真正用心去激发孩子的悔意与善念,达到帮助他们回归社会的目的。

责任编辑: 王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